第068章 程星林向言沐表白

  • 作者:微胡的藕丁
  • 類別:都市言情
  • 更新時間:14天前
  • 本章字數:2069

“阿言……”

程星林躊躇著。

言沐將手抽出來,“你這是做什么?”

“阿言。”程星林起身,身子晃悠兩下,也許是喝迷糊了,“我…我有話要同你說。”

“星林哥,星林哥?”余漾想提醒這是在公眾場合,可無論她怎么叫程星林都像是沒聽見似的。

言沐后退兩步,程星林準備拉住她的動作落了空,他雙頰通紅,“阿言,我想告訴你,我,我……”

他身子一踉蹌,朝言沐撲去。

言沐這時候接住他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只能直愣愣的站著。

程星林扶住言沐肩膀,堪堪穩住沒倒下,他借著言沐身子往前挪了幾步,將言沐抱得好好的,“阿言,我喜歡你。”

“從剛見到你開始,我就慢慢的喜歡上你了。”

“阿言,我們可不可以……”

“啊!”

余漾驚呆了。

酒樓的人也嚇住了。

言沐頭疼的扶額。

程星林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余漾很快反應過來,她朝那些盯著這一幕看的人揮揮手,“只是喝醉了,大家繼續喝,繼續喝啊。”

只希望大家沒認出他們三人來。

她蹲下身去扶程星林,“星林哥,你沒事兒吧?”

言沐下手可真狠,程星林不過是抱著她,同她告白,她轉眼就將程星林給摔了。

至于怎么摔的,余漾也沒看清。

也就一晃眼的事,程星林就痛苦的躺在地上了。

余漾力氣小,扶不動程星林,言沐提著程星林后領,將他提到凳子上坐著。

“不好意思啊,我這是條件反射。”

程星林臉色不太好看,他時不時的扶著腰,言沐那一摔就跟被什么重物撞了似的。

“是我唐突了。”他對言沐歉意的笑笑。

“我也唐突了。”言沐訕笑。

“那個,阿言…我……”

“我們公司明文規定不準戀愛的,合同里也寫了。”

言沐幾乎是秒答。

現場一陣尷尬。

余漾一拍桌子,“哎呀,我司機將車開回去了,我可怎么回去呀?”

言沐看得出,她是在緩解尷尬。

“待會兒有人來接我,我們一起吧。”言沐道。

程星林在,有些話她總是不好問的。

“那星林哥你呢?你自己開車嗎?可是你現在受了點小傷?會不會有事呀?”余漾關心道。

“沒事,我待會兒讓我助理來接我。”程星林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來,言沐姐,我們敬星林哥一杯,慶祝他完美殺青。”

幾人又再喝了幾杯酒,寒暄幾句,就準備離開了。

言沐和余漾剛下樓,京墨就已經開車來接她們了,和程星林告別,上車離去。

在車上,言沐隨口問起余漾關于虞姬的家世。

余漾沒細說,只是跟言沐強調,跟誰作對也不要跟虞姬作對。

至于虞姬和紀子的關系,紀子好像是她表姐,所以虞姬一直對紀子很縱容,紀子也是仗著這一點,平日里格外囂張。

京墨先開車送了余漾回去,才開著車帶言沐回酒店。

問起王一如何了,京墨道:“他應該還在和那個紀子約會吧。”

言沐靠著車,閉著眼睛。

腦袋里回蕩著程星林抱她那一幕。

憑直覺,她總覺得某一刻有閃光燈閃過。

回到酒店,言沐渾身不自在,洗了幾次澡才緩緩入睡。

翌日

王一醉酒熏熏的回來,言沐嫌棄的將他推出門外,“有話在外面說就好了,說完你回你自己開的房間。”

王一一個勁兒的晃,也不說話。

京墨剛洗好頭,吹好頭發。

蓬松的發,將他俊秀得臉顯小了幾分,襯得更型更俊了幾分。

他將王一拉進他的套房,“在走廊問不太方便,小心隔墻有耳。”

京墨一向小心謹慎,言沐早就習慣了。

她跟著進了京墨套房,隨手按了王一某個穴位。

殺豬般的叫聲響起,還好京墨早早捂上耳朵。

言沐掏掏耳朵,緩解噪音帶來的刺耳感。

“言沐!你謀殺經紀人啊你?”王一大吼著。

言沐從桌上水果盤里拿起水果刀,隨意的比劃兩下,王一身子一軟,言沐拿起水果削起來。

“線索得到了嗎?”

王一貼著墻,。緩緩站穩,看著言沐手中鋒利的刀,“得到是得到了,但你們能說一下,你們問那事兒干嘛嗎?”

言沐將水果刀插回果盤,看向王一,漫不經心問道:“你說什么?”

王一身子又一軟,他朝京墨招招手,“兄弟,扶我一把。”

京墨好心扶他坐到沙發上,王一終于找回幾分自我,

言沐拿著水果,幾口就啃完了,王一眼見著她又要拿起水果刀,急忙道,“她說……”

“說什么?”言沐身子往后一靠,縮在沙發里,手中果核精準無誤的投入垃圾桶。

“她說五月2號那天她沒跟著虞姬,但虞姬好像是去了湫山別墅。”

“去湫山別墅做了什么?”

“她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了。”

湫山別墅就是言沐之前住的別墅區,也是景霆馭所住的那個別墅區。

警方那邊查看監控時,明明沒有外來車輛人員進過別墅區的畫面,但虞姬既然去過,那說明監控記錄是被人抹了的,別墅區保安處的記錄也是被抹了。

假如心里沒鬼,抹了做什么?

難道真的是虞姬嗎?就因為她們平日里的暗斗,所以殺了言沐?

可是相處這段時間,虞姬不像是這樣的人呀,但前幾天,她被人欺負,就有人卸了那些人的胳膊腿。

言沐頭疼,這可真是太棘手了,不過當下,還是等找出真正的證據再說吧。

其實,她心底是不希望兇手是虞姬的。

虞姬給她的感覺,也越來越不像是會做出那種事的人。

言沐提醒京墨,如果警局有最新消息,一定要及時告訴她。

現如今,京墨都沒告訴她她的死法是什么,新聞報道也說得隱晦,但她覺得沒那么簡單。

回到房間,再次試探性的聯系景霆馭,電話是通了,可是一直無人接聽。

言沐心生疑惑,萬分不解。

沒有景霆馭的日子,言沐安安分分的演戲,只希望演完這部戲,自己能有些錢放身邊。

某日,言沐正在和虞姬對戲,劇組突然爆發驚嘆聲。

“景馭集團和季氏聯姻?”

“三日后舉行訂婚宴?”

热博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