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齊郡王因哮喘病發而死?

  • 作者:九九
  • 類別:穿越時空
  • 更新時間:2019-05-06
  • 本章字數:1211

元朝二年,臨安。

三月的天說變就變,方才還艷陽高照,此刻便大雨傾盆,雷光電閃,鋪著青石的小路也似裹上了一層銀霜,一踩一個印記。

木槿單肩背著一個黑漆漆的木盒,右手撐著雨傘,腳步匆匆直跟著捕頭方九六宇到了齊郡王府。

本齊郡王府的事輪不到開封尹,可副宰相偏生就是下了這個命令,讓齊日堂負責查齊郡王這個案子。

望著霸氣側漏的牌匾,方宇不禁握緊了佩刀,微側頭叮囑道:“今日可不比平常,說話一定要注意。”

木槿抿唇點頭,她又不是傻子,這齊郡王即便再不受寵也還是皇親國戚,此番沒了定會驚動四方。

齊郡王府很大,就是長亭也足足有四個,也讓木槿好一頓走。

抵達后院,只見滿院子站滿了禁衛軍,府中的小廝丫鬟跪滿了一滴,低垂著頭,有的在抹淚,有的跪在原地瑟瑟發抖,唯恐因為此事損了自己的小命。

屋檐下,站著一堅毅挺拔的男子,仔細一看,就可見那刀削斧刻般的容顏上多了一絲凝重,濃黑的眉毛也微微皺著,性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聽見腳步聲,他微扭過頭來,視線落在正打量著他的木槿身上,吐字如霜,“北城的仵作就這樣?”

什么叫就這樣?木槿不滿的擰了擰眉。

方宇雖對這樣的語氣也有些不爽,但還是挨不住對方的身份,單膝下跪,雙手作揖,“是的。”

瞥見木槿還筆直的站在原地,立馬給木槿使眼色,讓木槿過來。

可木槿像沒看到一般,直接越過方宇,和陸景琛擦身而過進了內屋。

方宇剛想叫住木槿,卻見陸景琛抬起了手,緊隨著木槿走了進去。

“誰說他是哮喘病發而亡?”木槿蹙眉詢問道,從邁入這個屋子時她就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她的眼里只有死者。

第一眼,她就察覺到了不對勁,桌子下雖灑了一地的東西,卻處處充滿了刻意。

再看死者,死者雖口吐異物并帶有泡沫狀,表情也極為痛苦,但這姿勢卻也有些不對,正常的哮喘病人發病應是身體呈蜷縮狀,而不是這般四腳朝天。

聽到木槿的問話,陸景琛側扭頭看向了跟方宇一起進來的楚太醫,并給了楚太醫一個眼神。

得令的楚太醫微彎腰,鋝著胡須,“齊郡王一直都患有哮喘,且近段時日病發的次數也較多,齊郡王此刻的癥狀和哮喘幾乎無異,所以老夫推測齊郡王很可能是因為哮喘病發呼救不得從而逝了。”

憑癥狀判斷?

木槿唇角微勾,到嘴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意識到不妙的方宇打斷,“木槿,齊郡王這事滋事重大,有些結論在下之前務必要慎重。”

慎重?

這是讓她不要得罪了楚太醫?

受不了方宇視線的她直接挪開了臉,打開木盒拿出了簡易制作的手套,還沒套進去,陸景琛的聲音就響起。

“你想說什么?本相給你這個權利,說。”凌厲之氣盡顯,也讓木槿如石壓胸。

眼睛微掃過站在陸景琛身后的方宇,方宇的眼里全是擔心和急切,就差跪在地上說:大爺,你就別惹事了行嗎?你獲罪我也逃不了。

在心里嘆息了一聲,罷了,不管是為了自己的小命考慮還是為了待自己一直都不錯的方宇,她都不該將自己的主觀臆測說出來得罪這位在太醫院極其有地位的楚太醫。

微低垂著頭,不敢迎上那能洞穿她的視線,抑制住心顫,“木槿雖有發現,但卻還需更進一步的驗證,所以還請陸丞相給木槿一些時間。”

热博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