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沒落相府嫡女

  • 作者:乙月
  • 類別:穿越時空
  • 更新時間:2015-06-24
  • 本章字數:1911

落日黃昏,萬里黃沙漫天飛揚。

映著血色殘陽,尸骨累累堆積成山,一片人間地獄的慘狀。

而此時,巍峨的城墻之上,一道被鐵鏈吊住的身影搖曳著,那銹跡斑斑的鐵鉤生生穿透了女子的琵琶骨。

血源源不斷的涌出,浸透了女子身上的白衣。

“宇文靖!你不得好死!”

一聲怒吼夾雜著悲憤與無力,已分不清是血還是淚,被吊在城墻上的林初月掙扎著,看著斷頭臺上滾落的人頭,那一雙猩紅血眸如困獸般咆哮著。

“朕不得好死?”聲音輕挑,唇角的笑意微微上揚,城墻之下,一身戎裝的男子手起刀落,又一顆人頭滾落到林初月的腳下。

“朕的皇后,眾叛親離,生不如死的滋味如何?”嘴角那抹笑意更加濃烈,宇文靖笑看著林初月,眼中的猙獰與扭曲透著虐殺的興奮:“朕要毀了你所在乎的一切,無論是林家一百三十七條人命,還是這三千燕國黑羽衛,正如你當初殘忍的奪去仙兒性命。”

咻咻——

一道道聲音破空而響,宇文靖手中的弓弩對準林初月,如巨大的釘子一般,那十三支弩箭生生的將林初月釘在了冰冷的城墻上,其中一支貫穿腹部。

痛,早已經麻木,可此時此刻,林初月卻清晰的感受到腹中那還為成形的孩子從身體里面流失錐心之痛。

“呵呵。”一抹笑意,飽含著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轉過頭,看著城墻下那個她用盡生命去愛的男人。

“宇文靖,來世不論為人為畜,我林初月定要將你剝皮抽筋,讓你生生世世無法安寧。”

血,從口中不斷的噴涌而出,周圍的一切漸漸的暗淡,林初月看著一眾黑羽衛的尸體,最終閉上了雙眼。

未出生便死去的孩子,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林家一百三十七條無辜的性命。

請原諒她今生今世的無能為力,若有來世,一定為會為你們報仇雪恨,讓宇文靖血債血償。

……

華國林相府

“大小姐,你可千萬別嚇奴才啊!”

白蘭苑內,家丁侍女們跪了滿院子,生怕剛剛醒來的大小姐再一次跳井。

“大小姐,奴才們給你跪下來,奴才們求您了。”

院子里,家丁和侍女的哀求聲可謂是聞著傷心見者流淚,可偏偏站在水井旁的少女無動于衷,像是被定了身一般失魂的看著水面。

一口水井,水面清晰的倒映著那一張少女的容顏。

她不是死掉了么,這是在哪里,還有這是誰的臉?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徘徊在腦海中,林初月盯著那張陌生的臉,一雙秀眉緊緊的皺在一起。

難道說,她再一次重生了么?

“大小姐,老爺剛去世尸骨未寒,您若是在出什么事情,咱們林府就真的毀了。”

此時,跪在地上的丫鬟淚珠漣漣,揪著林初月的衣服砰砰的磕著頭。

“大小姐,柳兒知道您心里難過,可現在林家就剩下您了。”

林家就剩下她了?

林初月看著跪在地上哭泣的一干家丁侍女,腦海中,一段段莫名的記憶浮現出來。

華國宰相林天磊猝死,嫡女林初月被四皇子當眾退婚,林相府從輝煌一夜沒落,而林初月遭受不了此等打擊跳井身亡。

之后的一切,便是她醒來所看到的畫面。

看來,她真的重生了!

“哈哈——”

瘋狂的笑著,林初月放縱著情緒。

重生,宇文靖你可曾想到,上天竟然會讓她重生在了華國。

笑聲伴著淚水肆意的揮灑著,最后變成了歇斯底里的哭泣,眾人只當林初月受到打擊發泄情緒,默默地低著頭陪著她一起傷心。

林天磊,華國丞相,林家,在華國占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可林天磊的猝死,林家的變故,讓原來門庭若市的府邸成為了此時門可羅雀的沒落家族。

就連前來祭拜的人也寥寥無幾。

靈堂內,林天磊的棺木孤零零的擺放在正中央,一襲素衣白衫的林初月跪在棺木前,將紙錢放在火盆中,呼呼的燃燒著。

林丞相,盡管我并非你的女兒,但你放心吧,從今以后林家由我守護

前世的錯信讓她慘死,今世重生,她不會再讓任何人輕易的奪走屬于自己的一切。

希望你能在陰間遇到你的女兒。

“七王爺到。”

此時,下人的通報聲讓靈堂內的幾人紛紛屏住了呼吸,林初月明顯的察覺到柳兒等人的驚恐與緊張的神情。

如若沒錯,來者便是華國戰神王爺鳳炎,玉門關一戰,與她交戰的華國主將。

林初月跪在林天磊棺木前沒有回身,但依舊感受到來自于鳳炎身上所泛出的強大氣場。

冷冽殺伐,君臨天下的威壓讓眾人心生顫粟。

待到鳳炎上完香,林初月轉過身朝著鳳炎磕頭行禮。

“多謝七王爺來祭拜家父。”

鳳炎上過香轉身欲走,卻在林初月說話之際腳步停了下來。

劍眉輕挑,一雙冷冽的眸子落在林初月身上,眼中幾分寒意。

“林丞相與本王算是相識,理應祭拜。”

那道磁性低沉的聲音就像鳳炎給人的感覺一樣,冰冷的刺骨。

林初月跪在地上直起身,一雙墨玉般的眸子與鳳炎那雙冷眸交織,盡管只有短短幾秒鐘,卻還從心底翻涌出絲絲寒意。

不愧是華國戰神王爺,與她戰場數次交手依舊未分出勝負的危險人物。

啪——

一塊玉佩出現在懷中,林初月也看不解的看著白衣之上的那一抹幽綠。

“王爺,這是?”

“本王信物,若有難處盡管去安王府尋本王。”

說話間,鳳炎已經轉身離去。

不解的看著懷中的玉佩,林初月轉過頭,視線落在那一攏紫衣身影之上。

热博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